关灯
护眼
字体:

太极橙缘(一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。起因源自天界执掌兵权的超级大神灰常无聊,没事就下凡溜达转悠。大神的法力无边,自身磁场太过强烈下凡会破坏人界,于是他每次出去寂寞空虚冷的时候都会屏蔽自身法力。但介于该大神太懒,懒倒连走路都不愿意,所以他每次都会给自己留下一点点大于土地神小于地仙的力量,这样就能玩瞬间移动飞飞天神马的。这天他云游路过一座山,随便找了颗橙子树坐下眺望远处风景。看了一会觉得无聊就闭眼小憩。正巧树上一颗熟透的橙子掉下来砸到了小憩的大神尊贵的头部,大神皱眉睁眼。他寿与天齐,开天辟地就有他,这么牛掰的神竟然被一颗橙子砸到了头,这让自尊心超强的大神有些受不鸟。他把手放在树干感受到这颗橙子树已经在这山上长了几十年,这座山下蕴含金脉灵气巨大,草木吸收灵气寿命也会格外长,再过几百年修炼成精也是有可能的。瑕疵必报的大神想催法力毁掉这颗胆大妄为砸他头的橙子树,就在这时天上掉下一枚飞刀,他定睛一看,原来是老冤家魔界之王。魔界是三界之外的平行空间,魔王的力量非常强且野心很大,总想吞并三界。魔王是个**种子,时不时也会隐掉法力徘徊在各个空间里寻找花姑娘。话说这个色鬼魔王趁着时空裂缝开启之际溜到人界,看见个漂亮的野狼精,这厮脱了裤子就把刚刚成精的野狼给那个啥了。提上裤子丢下奄奄一息的野狼精想寻找下一目标,路过这却感到山上有异样之气,飞过来一看竟然是他的老冤家。虽然倆神(魔)都隐藏了法力,但魔王深知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。数百年来他挑衅天界无数次,要不是这个难缠的家伙镇守着他早就率众多魔军扫平天界了。屡次挑衅都被这个家伙揍的不成魔形,魔王打不过人家就动起了歪脑子来了个偷袭。大神与魔王交手,从地上打到天上。魔王不是他的对手,眼看就要被大神拍死,一只野狼突然从后面窜了过来,用仅有的一丝力气扑向大神,他闪过野狼,魔王趁机将一枚飞刀甩向他,大神的膝盖被飞刀刮了一下,一颗鲜血从空而降正落在了橙子树上。魔王不敢与大神恋战,念了咒语就跑路了,丢下跟他春风一度并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的野狼精。大神也不想追手下败将,野狼精刚刚被魔王摧残的露出了本体又拼尽全力救了魔王,她知道自己跑不掉于是就匍匐在地上等着大神结束她的生命。“为什么?”他在动手之前问。狼身上有魔王的味道,那色鬼必然是把这狼上了,没有节操的家伙四处留种子,这狼的修为被毁了一半,按说魔王是她的仇人,可她却拼命守护那个害她的家伙。狼哀伤的看了他一眼,无力的哼了一声,头埋在地上等死。狼族是非常专情的,一夫一妻直到死。这母狼想必是让那魔王做的舒服了把他当成伴侣了。大神将法力寄托在手上,却在碰触到母狼时停了下来,他嘴角上翘,决定饶这痴情狼一条命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废物!他不是因为狼的痴情才手下留情,而是他在母狼身上感到另外一种波动,这狼怀孕了,就在刚刚怀了魔王的孩子。母狼见他没动手知道他不想杀自己了,对着他低头拜谢,转身飞快的离去。地上的橙子树吸收了那滴宝贵的血叶子瞬间变成了淡橙色,熟透的橙子瞬间落下被大地吸收,大神走到树前叹息,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天意。如果他是维持着神的状态,他的一滴血足以将整座山夷为平地,但他现在是人形法力也屏蔽多半,血液里只残存着一小部分神力,对这颗树来说却也是难以承受。这棵树如果不死熬过这一关,兴许也能修炼成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