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六十九章 希望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话,原来凌阳也知道他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根本就不是说那些的时候,一切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输了?你有什么可输的?”徐依然冷冷地望着凌阳,颇有怒其不争的气势,冷声道:“要是你真的觉得自己输了,那你就真的输了!”

    觉得自己输了?

    凌阳闻言,扯了扯嘴角,凄惨一笑,并不是他觉得自己输了,而是他真的输了,输给了玲珑,输给了那个天阉,输给了他自己!

    凌阳正想着,直接将桌上的一壶酒拿过,准备直接对着酒壶开始喝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很清楚,真的很清楚,明明想着一醉方休,为什么他还会如此清醒,为什么他还会一直想着玲珑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他明明要开始忘记玲珑,开始忘记!只是——他真的忘不了,忘不了玲珑。

    凌阳手里的那壶酒还没碰到嘴,就又被徐依然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依然拿着手里的这壶酒,看着凌阳失魂落魄,借酒买醉的样子,心中怒意更盛,直接这壶酒倒在凌阳头上。

    酒就那样沿着凌阳的脑袋,一倾而下,划过凌阳的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现在醒了吗?”徐依然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凌阳抬起头望着,满脸酒水,眼神依旧迷离,只是望着徐依然的目光却是带了一丝探究,不禁问道:“表哥,你为何会无动于衷?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?”

    徐依然冷冷一笑,直接说道:“因为我和你不一样!”

    凌阳望着徐依然脸上的冷笑,不禁想起了玲珑也露出过同样的笑容,也是同样带着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玲珑?

    她现在应该和诸葛羽在一起了吧?和诸葛羽那个天阉在一起了!

    不对!凌阳心猛然一惊,像是被惊醒一般,猛地站起身,直直地望着徐依然,急声问道:“诸葛羽怎么样了?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凌阳望着徐依然,神情激动,整个人看着就像是一个溺水者,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抓住了最后一丝机会。

    诸葛羽是天阉,他不会玲珑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,这门亲事是冲喜,因为诸葛羽重伤,根本就撑不过一晚上,这才会想着冲喜成亲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——如果诸葛羽死了,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还有机会?

    他不在乎玲珑和诸葛羽拜堂成亲过,也不在意玲珑的寡妇的身份。

    凌阳望着徐依然,转而望着门外,眼神直发光,像是看见了活下去的希望一般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十分亮堂,外面天也已经亮了,那么诸葛羽究竟有没有撑过昨天晚上?

    如果没有——,那么他就还有希望!

    徐依然看见凌阳神情变化,那欣喜的目光,心里不禁一怔,他自然明白凌阳说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心里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,也很期待那个答案!

    徐依然摇了摇头,直接说道:“你要是想知道答案,你就自己去萧家问一下吧!”

    徐依然话还未说完,凌阳拔腿便朝着门外冲去,非常快,真的非常快!RS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